主页 > 天龙私服 > 我真的好想你 三

我真的好想你 三

admin 天龙私服 2021年04月03日
【有一天,你突然从我生命里蒸发了】

楚兮,你就好象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人声依然鼎沸,帮聊依然热闹,少了一个你,根本就没有不同。可惜,对我不是。

我每天站在苏州的柳树下,眼巴巴的等着你。或是骑着你送我的牛,反反复复在我们常去的西湖边走来走去,反反复复地阅读自己的回忆,已经过了保质期的那些回忆,我闻到了它们腐烂的气味。

你的头像永远都是一片灰色。

过完后半个夏天,我开始感到自己的疲惫不堪。做很多事,麻木没有知觉。

日子一天一天从指缝中溜走,无盐无味。要命的是,楚兮,在你消失后我发现,我发觉自己比想象中的还要爱你。

你常常的确会在游戏里跟我玩这种躲猫猫的游戏,让我找不到你。

只是这一次,楚兮,你玩过火了,让我多少有些不知所措。

我抱着红色绸缎面的盒子发呆。你走的时候没把它们带走,我只好留下,但我留下有什么用呢。我开始怀疑你一开始就是阴谋。要我滴水不漏的心情因为这些东西开始一点一滴的决堤。你把这些都留给我,然后走得干干净净了。

我在网上听歌,莫文蔚的《如果没有你》。

嘿,我真的好想你。

现在窗外面又开始下着雨。

眼睛干干的,有想哭的心情,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哪里。。

嘿,我真的好想你。

太多的情绪,没适当的表情。

最想说的话,我该从何说起,你是否和我一样在想你。

楚兮,我开始恨你。对着游戏里熟悉的画面,我泪流满面。

伤心和焦虑时时侵扰着我,无法拒绝和逃避。在伤心的旅程里,没来由的爱了,没头绪的恨了,没结局的散了,只剩下残败的爱情,像一根永远顶在心口的针,针尖时时刺痛我的心,仿佛时时提醒我,不可忘记。

【有个男生叫盛路,他和你不同】

认识你以前,我一直喜欢的是盛路这样的男孩,聪明,踏实,温和,短短的精神的头发,穿着干净整洁,脸上永远是如春日微风般和煦的笑。

楚兮,你不是的。

你永远穿着件奇怪的涂鸦过的体恤,宽大松垮的牛仔裤,歪歪背着的斜挎包,长得遮到眼睛的板栗色头发,咬着口香糖,漫画一样夸张的表情和动作。

盛路出现在你离开我后的第六个月,他毕业于著名的A大英语系,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。是学校新请来的英语老师。许多人都在议论,他为什么不选择更好的地方,而来我们这里。

那天天气有点阴沉,盛路的出现让一些布景都显得通亮。他是那种走到那里都能吸引人目光的人,但不耀眼,浑身都是柔和的光泽。

我在学校的小路上遇到盛路,我叫,老师。

他说,下课的时候不用叫我老师,就叫我名字好了,我叫盛路。

“吃糖吗。”他说,递给我一块巧克力。他的笑容很温柔,好象心里拂过暖暖的羽毛。

楚兮,你知道,你走后,我一度很恨你,恨你那么狠心把我抛下。

自从你离开我之后,我故意和自己做对,我偏不放纵自己,不允许自己哭。

我觉得如果不哭的话,就表示,自己已经忘记了你。

后来,我不小心丢了你送我的绿色水晶发夹。

月光透过树叶在地面投下一片片淡淡的影子,站在我们常去的那棵桃树下,我想起你送我发夹的情景,回忆撕裂我的心。

楚兮。

我发现自己根本不曾真正忘记过你,忘记你调皮的样子,忘记你生气的样子,忘记你耍赖的样子。

不曾忘记游戏里的你,不曾忘记曾给我花朵一般美好爱情的你。

可是,现在我和你的距离是隔得那么远,不可能再靠近。

我慢慢的无助的哭出声来。

盛路找到了在桃树下哭泣的我,他拉起我的手,用手绢给我擦眼泪,抚摩我的头发。

我的发夹丢了。我哽咽着抬头委屈的看他。他拍拍我的头,说,哦,这是你哭泣的原因。

盛路拉着我离开。

坐在肯德基明亮的落地玻璃窗旁,我慢慢的向盛路讲述有个叫天龙八部的故事里,琉璃和楚兮的故事。

其实,总是会想起这些零零碎碎的片段,这些片段我没有告诉过别人,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去拼凑成一个较为完整的情景。

有时我也觉得是自己太在意这些细节而把它们夸大化了,甚至我不知道盛路能不能听明白这些琐碎的东西。

它们隔得太久了,就像一瓶密封的凤梨罐头,不曾被人开启,慢慢过了保质期,在记忆中腐烂发霉。每次我努力想从中寻找一些爱过的痕迹,最后连自己也搞不清楚,那些事情是的确发生过,还是曾经的梦中杜撰出来的假象。

楚兮,其实我是个没有理想的人,我从来没有想过,这一辈子会过怎样一种生活,会和怎样一个人厮守终生,我觉得很难得看清楚未来究竟是个什么样子,

但是我至少知道,你,是我命里躲不过的劫数。

我问盛路这样一个问题,我问他,为什么我们每个人总是要过很久很久,走很长很长的路,才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?

盛路很认真很仔细的倾听着。

他在我哭的时候给我宽厚温暖的大手,散发着好闻味道的手绢还有草莓味的圣代。

而你,你只会笨拙的用手擦我的眼泪,把我的脸弄得生疼,你会粗声命令我不许哭,再哭就会吻我,再给我一些希奇古怪的东西做礼物。

你和盛路是多么的不同,可是我的心就好象是撕裂了一道伤口,无论遇到谁,都愈合不了。

楚兮,你的名字,是我心里永远不肯愈合的伤口,一碰就痛。

这些情感会沉淀为生命中无法触碰的疼痛,离开的时间越长,在我心里就越清晰,越清晰。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