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天龙私服 > 饮马天龙九

饮马天龙九

admin 天龙私服 2021年04月07日
当我的剑想去做一件事的时候。我在也没有办法去改变 ----宝贝乖乖
我不喜欢江湖。虽然我始终无法远离它 ----毒KISS

(一)

当我走出铺子的时候,火炉里的火正在疯狂地燃烧。一粒火星劈啪一声爆开,我的身子竟震了一下,我想,我是在离开我的丈夫?我的家?还是仅仅离开一个暂时居住的铁匠铺?
我带走了他打造的一把普通的青钢剑。我想无心公子应该有一把好剑,但一把普通的剑照样可以杀人。
很快,江湖中一个白衣女杀手名声鹊起,大有和雷七仙女比肩之势。雷七仙女是无心公子之后新的杀手之王。
对江湖中人而言,无心公子已经不存在了。江湖中常常有消息说无心公子又在何地出现,那个高手又死在他的剑下,一时江湖中人人自危。不会有人怀疑到我,没有人知道真正的无心公子其实是个女的,如今江湖朋友称呼我为宝贝乖乖。
虽然我已经不再是什么无心公子了,可我还是讨厌别人用这个名字四处杀人。我决心揭穿这个阴谋者的卑鄙面目,一剑刺穿他的心脏。
不过我明白,这个假的无心公子绝不好对付,两年多来已经有无数高手死在他的剑下,其中包括丐帮御屠,武林新秀铁雁。
一天,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,杀手之王雷七仙女已经被无心公子杀死,心口是一个淡淡的红点。
我握紧了手中的剑,清楚地意识到,那个假的无心公子很快就会找上我,心中不由掠过一阵战栗的兴奋。
这一天,我在林子里刚刚捕杀一只野兔,就看到了那个可恶的假冒者。一身白衣,蒙住头脸,只露出一双明亮却有点邪恶的眼睛。
他的剑法十分诡异,每一招都是我见所未见,更可怕的是他手中碧光闪闪的剑,十招不到就削断了我的剑尖,并伤了我的左肋。
我用了另一招必杀之技,行尸走肉。淡淡的影子一闪,我手中的断剑已经刺中他的心脏。
我和他的眼中同时浮上惊讶。他没料到我的斩情决会这么快,行尸走肉会这么狠。我也没有想到我的剑竟然刺不进他的身体。
无心公子?
天龙甲?
我落荒而逃。肋下的伤口不断流出鲜血。
他的轻功极高,我被追的甚至无法停下来包扎伤口。我眼前一阵发黑,知道自己已经流血过多。
我停下来,深吸了一口气,准备拼死一击。
他慢慢地走过来,我看出他眼里邪恶的笑意。
我扬手,挥剑。突然眼前银光闪动,他的身形疾退,舞出一吞剑光,叮当响过之后,他已消失不见,地上有几滴血迹。
一个少年从树上跳下来。是乔峰1980。
1980,这一招好漂亮。
是毒KISS大哥教我的手法,叫做天地同寿。
我微微一笑,好名字,然后我就晕了过去。
我醒来的时候,发觉是在1980的背上,伤口已经被仔细地包扎好。我叹了一口气。
1980走的十分沉稳,我知道他是怕触动我的伤口。我伏在他背上,感到他身体的强壮。我想,他长大了。

当我在1980背上几天之后到达毒KISS的铁匠铺时,正是星光满天。星星在暗黑的天幕下闪闪发亮,就象1980的那一招天地同寿。沉沉的璀璨。
毒KISS披着衣服跑出来,我看到随后走出屋子的寂寞情。不知怎么,我的身体一颤,伤口又迸开了,渗出了鲜血。
剑铸好了吗?我盯着他的眼睛。快三年了,我发觉他一点没变,依旧是英俊黝黑的脸庞,目光平静。而我,已历经风霜。
是的。就在三天前。
给我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中竟然没有一丝激动。
还是忘不了江湖?
我冷冷一笑,转身离去。
他没有喊我。我恨恨地想,如果有一天我和他变成敌人,我一定毫不留情地将剑刺入他的胸膛,看看他的血是否和别人的不一样。

(二)

虽然常常有无心公子重出江湖的传闻,但我还是很快知道,那个神秘的白衣女子才是她,宝贝乖乖。
三年了,她一直没有回来。也许我想错了,她的武功已经出神入化,没有好剑照样可以杀人。
三年来,我一直在默默铸剑,江湖中人已经把我的名字排在我师傅残剑之前。然而师傅并没有派人来找我,我想是因为他已经老了,不再把名声看得那么重。
玄铁剑的铸炼一直没有成功,可我并不气馁。我已经逐渐摸透了一些关键所在,我坚信最后自己一定能铸成一把举世无双的玄铁剑。
我把一些玄铁的铁屑溶进炉里,打出了更加锋利的剑。在打出第一把这样的剑时,我就明白,马上就可以打出玄铁剑了。
我起手一剑,就削断了一个江湖客的腰刀。周围的人看这柄剑的目光马上变的炽热起来。
八万两。
我冷冷地看着这一切。钱对我而言并没有意义,每次卖剑的钱都让1980帮我分给了穷人。我只是想从一个个数字里明白自己作为一个铸剑师的价值。
一个锦衣少年阴恻恻地报出八万两高价,就再也没有人吭声。我把剑递给他,他接过,屈指一弹,声音清越,良久不绝。
好剑!锦衣少年哈哈大笑,突然反手一剑,割断了一个黑衣大汉的咽喉。
他让我多花了三万两。锦衣少年慢慢地擦干剑上的血迹。不过很值,他大笑着扬长而去。
这就是所谓的江湖?而她就浪迹在这样的江湖中?我有些悲哀地想。我发觉自己从来不曾如此地厌倦江湖,也从来不曾如此强烈地想念她。
几个月后,我铸成了第一把玄铁剑。我在某个时刻割破胸膛,让鲜血滴在炽热的剑身上。
剑身乌黑,隐隐有一条血纹。吹发可断,削铁如泥。
可是我忽略了一个问题。玄铁剑太重了,我挥起来都是那么沉重,根本不可能适合她轻灵的剑法。
我又花了一个月,打造了一把薄如蝉翼的玄铁剑。

那天,我十分开心。情给我买来了好酒,我喝得烂醉如泥。第二天醒来,我发觉情全身赤裸地躺在我的身边。
我叹了口气,我知道情一直喜欢我,这些年来,她为我吃了不少苦。只是,我一直忘不了宝贝乖乖。
我对情说,今天你就搬过来住吧。我看到她高兴得几乎要晕过去。
两天后的晚上,宝贝乖乖回来了,在1980的背上。她受了伤。
剑铸好了吗?她望着我的眼睛。
是的。就在三天前。
给我。她的语调是奇怪的平静。
还是忘不了江湖?我想她应该听出我的挽留。
她冷冷一笑,转身离去。
我想喊她,可情从背后轻轻地抱住了我。
我最终没有喊出来。
1980一直照顾着她。1980告诉我,她的伤复原的很快。
一天,玄铁剑不翼而飞。情被人杀死在屋里,心口是一个淡淡的红点。

未完。待续

写在后面:有些人,有些事。一些物,一些景。我在努力忘记。又在努力想 气。虽今生无法忘却。但白云苍狗,云淡风轻。在我老去或者正在老去的时候。记忆里。留在天龙的。或许只有一抹淡淡相思。几许浅浅忧愁。

(应朋友要求。本人将联系方式告知:华北网通紫禁之殿服务器。名如上同。本人河南南阳唐河人。希望大家能将自己的故事告之。借你故事。述我相思。
标签: